濟茶協青年茶人走進“彩云之南” 學茶6天收獲滿兜“干貨”
2016-11-17 9:29:17 閱讀數:2249



 “彩云之南,我心的方向。孔雀飛去,回憶悠長。”


        云南不僅有旖旎的南國風光,還有知名的普洱茶。11月5日至10日,本報記者作為濟南市茶葉行業協會青年茶人的一員,在會長繆顯國和副秘書長祝永國的帶領下,與其他4名青年茶人一起,背上行囊,踏上云南這片熱土,深入普洱茶核心產區,探訪了名優茶企普洱茶的生產狀況。  

 

         6天時間,七人小分隊行程安排緊鑼密鼓,一路下來,小伙伴們都收獲頗豐。

 

    

第一站:昆明、玉溪

時間:11月5日—6日

關鍵詞:貢潤祥茶膏


        小伙伴們在昆明一下飛機,立刻受到此次考察首站——云南貢潤祥茶葉有限公司山東分公司總經理周益永先生的熱情接待。在兩天的行程里,山東青年茶人參觀了貢潤祥位于玉溪的生產基地,品飲到貢潤祥多款經典普洱生茶膏和熟茶膏,還喝到普洱茶膏制作過程中沉淀下來的精華——普洱茶露,對普洱茶膏有了一定了解。

蘊含高科技的普洱茶膏


        “懂茶的人都喝膏了”,一走進該公司的品茶室,青年茶人便被這句風趣的廣告語吸引住了。


        在參觀貢潤祥產品展廳時,小伙伴們紛紛舉起手機和相機,對著上千年的茶葉化石、貢潤祥留存的最大普洱茶膏等奇特的物品,不停地按下快門。

青年茶人注意到,普洱茶膏有塊狀和晶體狀之分,0.5克茶膏晶體就能沖泡300毫升左右的普洱茶,滋味非常濃醇、入口即化、回味甘甜,完全沒有其他一些普洱茶的苦澀之感。


       貢潤祥公司副總經理李維道出其中奧秘:“小小一顆普洱茶膏,里面也蘊含著高科技。我們采用‘常溫仿生浸提工藝’,對茶膏生產過程中光照、溫度、濕度、大氣壓等方面全面把控,完整保留了原茶中內含的茶多酚、茶黃素、茶褐素、氨基酸、茶多糖、寡糖、茶堿等有益成分,茶多酚含量最高可達60%以上,新出茶膏已具有10年老普洱茶之口感。與此同時,還去除了茶葉中的農藥殘留,獨創的‘茶膏留香工藝’更實現了茶膏留香技術上的突破,解決了一直困擾業界多年的普洱茶膏深加工過程中‘如何保留普洱茶香氣’的技術難點。” 

        

濃郁咖啡館情調的茶廊


        在昆明七彩俊園小區,山東青年茶人還參觀了貢潤祥準備向全國推廣的樣板茶廊。走進這個別具一格的地方,小伙伴們禁不住連聲贊嘆。

作為貢潤祥旗下第一家體驗式的茶廊,這里在裝修上花了極細致的心思。茶廊不僅從臺灣邀請著名設計師操刀設計,更是耗時半年之久籌備,將禪茶古典之意與美式的工業風所融合,力求做到最精致。


        結著火紅色“果實”的幸福樹,“樹根”是一組璀璨的水晶燈,在茶廊里占據最顯眼的位置。一樓的臥榻式品茶空間,用羅曼蒂克色調的帷幔相隔,營造出浪漫與溫情;二樓卡通造型的懶人沙發,讓人可以最舒服地姿勢坐著或躺著,享受家一樣的隨意和溫馨。求新求異的青年喜愛的美式工業元素在這里也能找得到,油罐桶式的座椅、皮沙發,包括墻內大面積的插畫都讓整個空間顯得更加趣味盎然。

       在這里,既可以品飲貢潤祥的各種茶膏,又可以吃到中西餐的諸多精美食物。不僅可以在店內品茗,也可以購買茶膏。


        “未來的飲茶群體主要是年輕人,所以我們在茶廊的打造上特意設計得年輕時尚,符合85后甚至95后消費者的心里需求。”貢潤祥公司董事長張光輝先生告訴青年茶人們。他說,這家茶廊是貢潤祥打造的第一個樣板茶廊,運作成功后將向全國推廣。


        董事長的這一說法吊起了山東小伙伴們的胃口。“什么時候推廣到山東?我也開一家!”多位青年茶人拍著胸脯說道。

    


第二站:臨滄(昔歸、冰島)

時間:11月7日—10日

關鍵詞:昔歸莊園


       到昔歸和冰島探秘古茶樹,是山東青年茶人們此行很大的期待。


        11月7日,帶著戀戀不舍的心情,山東青年茶人告別昆明來到臨滄。在臨滄邦泰昔歸莊園有限公司多位負責人的陪同下,在三天時間里,小伙伴們來到臨翔區螞蟻堆鄉曼毫村和曼啟村,參觀了昔歸莊園建設中的生產廠房、茶園基地,到邦東鄉和平村考察了古樹巖茶,到邦東鄉昔歸村和雙江縣冰島村“膜拜”了800年和500年的普洱古茶樹。



7日下午,青年茶人在昔歸莊園公司所在地品飲普洱茶。該公司董事長張廣南先生在閱讀濟南時報《茶報》關于昔歸莊園的報道。



長在巖石縫里的古樹茶


         唐代茶圣陸羽在《茶經》中有云:“其地,上者生爛石,中者生礫壤,下者生黃土。”也就是說,在爛石邊生長的茶樹,茶葉品質是最好的。


         親身來到邦東鄉和平村看過長在巖石縫里的古茶樹后,山東茶青們對此頗有感觸。


        茶樹集中的地方位于一個相對低洼的山坳里,周圍云蒸霧繞、空氣濕潤,地面多為泥地且雜草叢生。許多黑色的大石頭仿佛墜落的隕石般星羅棋布地散落在這一帶,大的直徑足有兩三米,小的石塊直徑也有五六十厘米。古茶樹伴著石塊生長,有的直接從巖石的縫隙中伸展出枝葉。


        古茶樹群并沒有我們想象的緊湊繁茂,茶樹也不是高大得直入云霄。據昔歸莊園營銷總監賈秉乾講,云南這邊的普洱茶樹根據海拔不同,有的長得快、有的長得就很慢,在邦東鄉和平村的巖茶樹,高度在1米左右的就有上百年的樹齡。在云南,古樹茶的年份沒有特別嚴格的限定,很多地方的定義是,樹齡100年以上的茶樹即可被稱為古樹。 


       在昔歸莊園公司所在地,茶青們提前品飲了11月15日上市的邦東古樹巖茶后,對其品質贊不絕口,也驗證了好茶“上者生爛石”的說法。



青年茶人們在邦東鄉和平村古樹巖茶區合影



尋蹤昔歸、冰島古茶樹


“我剛才在南美,這會兒到冰島了。”9日中午,一位青年茶人小伙伴在微信朋友圈里發出這句話,頓時引來眾人圍觀和評論。不知道的同學還以為他搭載火箭環游地球了呢。


       其實,這里所說的“南美”,并不是南美洲,而是臨滄市臨滄區南美拉祜族鄉,“冰島”也不是國家,而是雙江縣的一個古老的傣族村寨,由“丙島”的名稱演化而來(話說云南復雜的地名常常讓人傻傻分不清)。據說“丙島”這個名稱傣語意為“長青苔的水塘”。

       據說,昔歸普洱和冰島普洱素有“茶王”和“茶后”之美譽,一是兩個產地的古樹茶均產量稀少但品質很高,二是昔歸普洱口感霸氣、回甘很好,冰島普洱剛入口時的口感就非常柔甜。昔歸和冰島的普洱茶近幾年炒得很熱,上好的古樹春茶價格高到上萬元一斤。


        在昔歸莊園公司的精心安排下,山東茶青們有幸來到這兩個村寨,“膜拜”了樹齡高達500年和800年的普洱古茶樹。


       公開資料顯示,昔歸,臨滄邦東鄉邦東行政村,面積約4平方公里,海拔750米,年平均氣溫21℃,年降水量1200毫米。昔歸古茶園多分布在半山一帶,混生于森林中,古樹茶樹齡約200年,較大的茶樹基圍在60—110厘米。清末民初《緬寧縣志》記載:“種茶人戶全縣約六、七千戶,邦東鄉則蠻鹿、錫規尤特著,蠻鹿茶色味之佳,超過其他產茶區”。這里說的蠻鹿,現稱為忙麓,錫規現稱為昔歸。


        青年茶人小分隊來到昔歸村瀾滄江邊的古茶樹區。這里植被茂密,最老的一棵古茶樹生長了500多年,目測樹高四五米、樹圍最寬處40厘米左右。跟云南最老的3200年的茶樹相比,這棵茶樹還算年輕。



據稱這棵500年以上的普洱古茶樹,干毛茶能賣到5000元錢一公斤。


        冰島村有1萬多畝古茶樹,樹齡長的多半被保護起來,掛上“身份證”,專人承包負責管理。最年長的一株樹齡據稱有800多歲,目測樹高五六米、樹圍最寬處60厘米。


“人隨著年紀增長,褪去青澀和稚氣,性格會逐漸墩和穩重。普洱茶也是一樣,茶樹越老,做出的茶口感就越醇厚,這也正是普洱茶的一大魅力所在。”昔歸莊園公司總裁王建偉先生說。



茶農在昔歸古茶園里人工除草。夏天和秋末都要進行。因為除草劑中的草甘膦成分會沉積在土壤中,滲透進茶葉里,人一旦喝下含有草甘膦成分的茶葉將傷肝傷腎。昔歸莊園提倡當地老百姓用傳統方法除草,這樣種出來的茶葉才收購。



為了探訪古茶樹,小伙伴們也是吃了不少“苦頭”。每天在路上的行程就多達七個多小時,幾乎都是在翻山,走S型山路。常常路一側是雨季塌方過的陡峭山坡、一側是懸崖,一些路面只有一米左右寬窄、無法錯車,還有很多路段非常顛簸,坑坑洼洼的“搓衣板路”加起來足有五六十公里,汽車時刻都有陷進泥坑的危險。



去臨滄冰島、昔歸探訪普洱茶園,需要走很長一段“搓衣板”路。



普洱茶制作技藝非物質文化保護傳承人趙志宏一語中的:“在云南,越是出好茶的地方,路況就越差,進去的人少,對環境破壞污染少,這也是大自然對自身的一種保護。”


穿上白大褂進廠學做茶


深入茶葉產區考察了古樹茶的種植和毛茶初制技術后,離開臨滄的最后一天上午,山東茶青們來到昔歸莊園公司的茶葉代加工廠,穿上白大褂,走進深加工生產車間,又對茶葉的分篩、挑揀、壓制成餅等進行了一番考察學習。

   

在這里,趙志宏詳細地為小伙伴們講解了熟普的分類、普洱茶如何按照不同等級要求進行精制加工,再如何人工壓制成餅。


        青年茶人們紛紛舉起手機不停地拍照、錄像,生怕遺漏任何一個知識點。



第三站:重返昆明

時間:11月10日下午

關鍵詞:弘益大學堂


        作為青年茶人,想深入了解普洱茶,除了要親自進山學習,還一定要追到茶文化的精髓。為此,這次云南尋茶之旅特意安排了一站行程。10日,受云南弘益茶文化中心董事總經理、知名青年茶文化及茶道研究者李樂駿先生之邀,青年茶人們回到昆明,來到弘益大學堂參觀學習。


徜徉在普洱茶文化殿堂


        步入弘益大學堂,仿佛進入了普洱茶文化的殿堂.青年茶人們情不自禁地放慢腳步、屏住呼吸。在這里,墻上貼滿的照片講述著勐海茶廠和大益普洱的發展歷史,審評室、茶藝室、香道室的布局格調簡潔高雅,處處彰顯著茶文化的美學思想精髓。

李樂駿先生在為青年茶人們講解勐海茶廠和大益普洱茶的發展史。


僅在審評室,就有審評杯、電子計時器、天平、各種茶樣、水樣等全套設施,墻上還貼著茶葉產區圖和品評各種注意事項及方法,一看就具有相當專業的水準。


除了茶葉、茶器、香道和花道的必要物件,弘益大學堂里最多見的就是書,各種茶文化和知識的書籍以及國學經典著述數不勝數,全部整齊地擺放在書架上。


年輕的茶學大師


弘益大學堂的掌門人李樂駿生于1985年,別看他年輕,在茶學研究方面可是頗有造詣。熟悉他的人都知道,他是享譽中國茶圈的知名組織——華茶青年會的聯合發起人之一,還曾與另一知名茶人周重林合著暢銷茶書《茶葉江山》。


        在很多青年茶人看來,能聆聽李樂駿先生的教誨,是很榮幸的事。在與山東青年茶人交流的一個多小時里,李樂駿闡述了自己對普洱茶現狀和未來發展的見解。他認為,古樹普洱在普洱茶中占比只有十分之一,但現在被炒作得過于泛濫,不久的將來一定會得到規范,不再刻意強調“古樹”概念。他同時表示,“名山”的說法也不能對茶樹品種和質量一以概之,他用“易武的狗”舉例,形容即便同一產區的茶葉,也因茶樹品種和培育時期的不同,會在品質上帶來差異。 


       參觀了茶園基地、生產工廠、又聆聽了制茶大師和茶學大師的充分講解,山東青年茶人們的此次云南尋茶之旅畫上了一個圓滿的句號。10日晚,小伙伴們帶著滿滿一兜“干貨”踏上歸途。



聲明:

本文為濟南時報《茶報》原創作品,如需轉載,請在訂閱號對話框發送消息,得到允許答復后方可轉載。


已得到轉載許可



 
上一篇:昔歸莊園網點“走秀”    下一篇:閑坐慢飲話臨滄   【返回】
锦衣之下完整版-锦衣之下免费-锦衣之下在线观看